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動態
香港牽頭成立 “‘一帶一路’國際聯盟” 央企已參與1700余個項目
發布時間:2018/7/9 10:16:47
  由香港特區政府和香港貿易發展局合辦的第三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28日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行,來自55個國家和地區約5000人參與論壇,共商合作前景。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出席論壇開幕式并致辭指出,“一帶一路”倡議已成為全球許多人熱議的話題。世界各地的參與對“一帶一路”發展非常重要,而香港作為世界上最自由的經濟體和中國最國際化的城市,將在其中發揮關鍵作用。
  “‘一帶一路’會為香港帶來長期經貿回饋,香港必須把握機遇。”林鄭月娥出席在論壇致辭時表示。
  在接近500場具體項目的洽談會以外,香港還牽頭成立“‘一帶一路’國際聯盟”。高峰論壇前一日,“‘一帶一路’國際聯盟”正式在香港成立,目前聯盟成員分別來自29個國家及地區,總數超過110個,匯聚香港、內地及海外的商會、行業協會、投資推廣機構和智庫組織,香港貿易發展局擔任聯盟秘書處。
  峰會不僅有多位香港官員的參與,中國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主任肖亞慶、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寧吉喆、商務部副部長高燕等也出席了會議。
  “‘一帶一路’倡議在探索中前進,在發展中完善,在合作中成長,成果和進展超出預期,貿易投資快速增長,金融合作不斷深化。”高燕表示。
  高燕指出,在過去5年間,中國與沿線國家的貿易總額超過5萬億美元,對沿線國家的投資累計逾770億美元,沿線國家對華投資近400億美元。而中國內地企業在沿線國家建立了75個境外經貿合作區,累計投資270億美元。
  泰國副總理頌奇(Somkid Jatusripitak)在論壇上表示,當前全球經濟重心轉向亞洲,國際秩序正在發生重大改變,希望加快《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議》(RCEP)的談判,這對于消除貿易壁壘,促進區域經貿投資合作意義重大。
  “一帶一路”在泰國的標志性項目——中泰高鐵已于去年年底正式動工,該鐵路起于泰國北部口岸廊開府,到首都曼谷及東部工業重鎮羅勇府,全長867公里。
  頌奇強調:“‘一帶一路’倡議不僅可以帶來地理上的聯通,也可以與其他‘一帶一路’沿線地區連接,未來將有高鐵將泰國與緬甸、柬埔寨連接起來,有鐵路貫穿曼谷至馬來西亞,實現中國與東盟各國之間的人流、物流的無縫流通。”
  央企參與逾1700個項目
  一直以來,央企都是建設“一帶一路”倡議的主力軍。
  “央企充分發揮了在技術、資金、人才等方面的優勢,過去5年參與沿線國家投資合作項目1700多個項目,促進當地經濟社會發展,亦為企業國際化經營積累了寶貴的經驗。”國務院國資委主任肖亞慶在論壇期間表示。
  近年來,外界對于大型央企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項目是否能惠及當地民眾及經濟有一些質疑的聲音。
  中國交通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劉起濤對此回應表示,以中交建參與的肯尼亞蒙內鐵路為例,將東非大港口蒙巴沙和肯尼亞首都內羅畢連接起來,“目前已經順利運營一周年,提前半年達到了預定的運量。這條鐵路可拉動肯尼亞的GDP達到1.5個百分點,為當地創造了5萬個就業崗位,而且絕大多數建筑材料都來自當地。”
  他透露,目前正與其他國際投資者一起計劃在鐵路沿線地區建設相應的“經濟走廊”,包括蒙巴沙加工園區、沿線經濟區等。
  國際社會對“一帶一路”倡議的認可已經達到“新深度”,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寧吉喆指出:“目前中國已與94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簽署了109分共建“一帶一路”的政府間合作文件。同時,投資貿易呈現新局面,中國與沿線國家的服務貿易5年累計超過5萬億美元,對外直接投資超過700億美元。中國已與39個國家簽署了國際產能合作協議。”
  從金融合作的維度來看,寧吉喆續稱,中國與86個國家共同成立亞投行,與17個國家核準了“一帶一路”融資的指導原則,設立了絲路基金,“到目前已有10家中資企業在沿線國家設立了67個一級機構,參與項目2700多個,發放超過2000億美元的貸款,授信額度約4000億美元。”
  基建項目風險管理
  基建項目作為“一帶一路”建設的基礎,由于投資周期長、風險眾多讓很多投資者望而卻步。
  “很多這類基建項目都會面臨一定的政治風險,比如政府選舉換屆后,一些項目被拖延,甚至新政府上臺后取消一些上屆政府批準的項目。在這種情況下,投資者必須確認這個項目為當地政府、社區、投資者、融資方等各方參與者都帶來價值,這有助于降低相關的風險。”匯豐銀行亞太區基建及地產行業聯席主管James Cameron在會上表示。
  同時,他指出,投資者應確認項目所在國的法律條款,是否允許私人資本參與基建項目,“以菲律賓為例,該國在上世紀90年代頒布了BOT(建設—運營—移交)相關法例,因此在過去20余年,私人資本在菲律賓基建項目的參與程度遠遠高于亞洲其他國家。”
  此外,外匯風險也是很多投資者的顧慮之一。Cameron坦言,“一帶一路”沿線很多國家和地區本身缺乏一個具備足夠流動性的本地貨幣融資市場,比如印尼、越南,本地并沒有一個長期的本地貨幣的銀行融資市場,也缺乏相應的投資者市場,這些市場將本地貨幣轉換為硬貨幣(hard currency)掉期(swap)期限通常不超過5年。”
  中國進出口銀行香港代表處首席代表文虹在會上透露,目前該行已在“一帶一路”沿線50多個國家有1200多個項目,貸款余額約6700億元。“從宏觀層面來看,國家政局動蕩,地緣經濟的差異,這些國家產業、行業集中度較高,對外依存度高,外匯比較緊張,容易受外部波動影響。在這些項目中,資金大、期限長,風險敞口比較大。”
  因此,該行為了幫助一些外匯緊缺的國家增加“造血”功能來替代進口,“比如一些東南亞國家,電力主要依靠進口,我們幫助他們興建一些電站和電網項目,實現自我造血,節約外匯。”
快速赛车开奖历史记录 广东11选五5是合法的吗 东方6十1奖金是多少 贵州十一选五胆拖投注法 辽宁十一选五遗漏 学股票入门 广东十一选五三期计划 福彩3d开奖 炒股交易平台软件 北京28骗局全过程 泳坛夺金481走势图 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查询果 国内最靠谱的理财平台 青海快三玩法技巧 股票推荐网必涨 南昌股票期货配资 云南快乐十分公式